您的位置: 安徽信息网 > 游戏

【江南赏析】儒林牛人录(四)儒林凤姐王太太

发布时间:2019-09-14 06:16:22
家穷人丑,一米四六,凤姐征婚,雷翻网民。
想当初,网络名女罗玉凤能成功把自己打造成“全中国男人都认识的女人”,主要靠一份惊世骇俗的征婚启事和一大箩筐信口而出的雷人言语。其实,若从择偶标准这个角度来说,儒林寡妇王太太完全可与之PK。
王太太,字号不详,布政司小职员胡某的女儿。父亲死后,十七岁的她被吃酒赌钱的混帐哥哥卖给人做小,谁知她做小不安分,打着骂着叫下人称她为“太太”,真太太知道了大怒,一顿嘴巴子打了出来。
恰有候选州同的王三胖要续弦,她便做了填房成了真正的太太。她做太太又做过了分,“儿子媳妇一天骂三场,家人婆娘两天打八顿”,被一帮人“恨如头醋”。不料享福不到一年,王三胖死了,儿子媳妇要家产不要后娘,人马三齐搜房搜身,亏她有见识事先把一匣金银藏在马桶里,然后趁势大哭大喊告到县衙,县衙一翻公断,她分得几间房子独门另过,一晃七八年,对人只说二十一岁。
按说这王太太本有几分姿色,又拥有私房银宝,倒也算得一个好对象,可因为眼界高贵择偶苛刻,一直没人敢问津。且看她的征婚启事:
“又要是个官,又要有钱,又要人物齐整,又要上无公婆,下无小姑、叔子。她每日睡到日中才起来,横草不拿,竖草不拈,每日要吃八分银子药。她又不吃大荤,头一日要鸭子,第二日要鱼,第三日要菱儿菜鲜笋做汤;闲着没事,还要橘饼、圆眼、莲米搭嘴;酒量又大,每晚要炸麻雀、盐水虾,吃三斤百花酒。上床睡下,两个丫头轮流着捶腿,捶到四更鼓尽才歇”。
话说有个鲍廷玺,戏行管班,出身贫寒,十多岁时被从倪家过继到鲍家。养父鲍老爹死后,鲍老太太嫌他是个螟蛉之子,又恨“这小厮傲头傲脑”,甚为不喜。恰有鲍家的姑爷心小难容,又贪图王太太传说中的马桶金珠,便不顾“磨死倪家这小孩子”,极力撺掇着鲍老太,联合媒婆的大嘴,欺来瞒去,“忠厚子弟,成就了恶姻缘”。
可说王太太,本以为千挑万选,终于嫁了个家财万贯年轻貌美孑然一身的举人老爷,不曾想拜堂的时候发现有婆婆,就“惹了一肚子气”;又听说婆婆对她自称“太太”颇为不屑,就更“气了个发昏”;后来看新郎鲍廷玺总戴着瓦楞帽不像个举人,一问竟是个戏行管班的,不由得“怒气攻心,大叫一声,望后便倒,牙关紧咬,不醒人世……灌醒过来,大哭大喊,满地乱滚,滚散头发;一会又爬到床顶上去,大声哭着,唱起曲来。原来气成一个失心疯”。
至于生那么大气吗,戏行管班怎么了,自己到底有多么金贵呢。王太太至此寻医问药一连两年,人参琥珀花费了衣服首饰,丫头也卖了,在姑爷姑娘的极力怂恿下,鲍老太一声令下,小两口便被扫地出门。鲍朝廷想干老本行没本钱,别的生意又不在行,不久,“太太的人参琥珀药也没得吃了,病也不大发了,只是坐在家里哭泣咒骂,非止一日”。
没钱买药,病就“不大发了”,可见这病是养出来的。若她从此平静度日也算得是塞翁失马,谁知不久,鲍廷玺失散多年的大哥赶来相认,得了意外之财,“赎了些头面衣服,太太身子里又有些啾啾唧唧的起来,隔几日要请个医生,要吃八分银子的药”。
读到这一段抚掌大笑,苍天明鉴,这才是真真正正的败家娘们呀。不幸刚得团聚,大哥却一病死了,鲍廷玺再次陷入困顿,“太太臭骂了一顿”,“没处存身,只得在娘家借了一间房子,搬进去住着”。
心高气傲的儒林王太太在一阵张牙舞爪泼辣战斗后,只能素面朝天躲在借来的房子里独自忧伤并最终归于沉寂。可惜呀,她没赶上网络时代,否则也可凭一则非诚勿扰的征婚广告名利双收了。

共 1 8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的词句比较的平实,大多数的内容都是根据原著本身而延伸出来的鉴赏和分析,很有可读性。这样的文字,相对而言,还是比较的扎实的,全篇的内容都泛滥出一种思索,让人感觉出阅读的享受。欣赏了。——履泽
1 楼 文友: 201 -04-02 00:28: 0 问好作者,很不错的文字,欣赏了。。。。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也祝福阅读愉快。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有新的收获,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有更大的进步。。。。。。。小孩健脾胃的食谱
宝宝绿色大便
宝宝小便黄
宝宝口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