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徽信息网 > 科技

山水分地風波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13:42

  (一)

  十年前分地的时候,村里说是三十年不动了岂料现代化农村建设是如此迅猛,仅仅十年便已是今非昔比了村周遭地片陆续的开发改造,修路筑渠一条条高速横穿东南西北,新农村建设日新月异一系列大手笔占用了不少耕地,当年分给各家各户的地已经明显不均匀了,有的人家一分地也没有了,每年不用投入任何本钱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拿着国家的土地补助款,真给人一种空手套白狼的感觉而有的人家一分地也没有赶上开发改造,在羡慕妒忌恨的同时只能苦巴巴地从那些盐碱地里没日没夜地挣那点薄得可怜的血汗钱

  基于这种情况,村里决定:重新分地

  分地工作紧锣密鼓地准备了一个季度,终于在秋高气爽的时候开始实施了

  傍晚时分,电线杆子上的大喇叭就开始吆喝了:“全体村民请注意,全体村民请注意,明天早上六点,各小组集合分地……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还朦胧着一层淡淡的秋雾,街上早就有人在等着去分地的了,不消一会儿功夫,街上人就多了起来,各家各户的户主或是代表三三两两地凑到一起,议论着小组里分的地哪里的好哪里的不好,都盼着自己能有个好手气分个好地方

  三婶逢人就说:“大侄子媳妇昨晚上找俺说她捞不着去分地了,和俺家并阄让俺一块给她家分着,俺这一晚上没睡好啊,要是再分个不好的孬地不让人家骂死俺吗俺做梦就分在那一片坟旮旯里了,老天爷啊,吓死俺了”

  三婶声情并茂的演说把大家伙儿乐得腰都笑弯了

  七叔打趣道:“不用害怕了,你肯定分那一片坟地里梦里不都告诉你了吗哈哈……”

  气的三婶扬起巴掌就冲七叔的后背拍了去:“放屁让你咒俺,乌鸦嘴”

  等人都集合的差不多了,小组长就率领着这帮老少爷们大小媳妇们开向野外摩托车、电动车、面包车、小轿车,一个跟着一个分地大军浩浩荡荡,气势宏伟啊

  小六家的第一次跟着去分地她不知道那些地都在哪儿,只能紧紧跟随着这支队伍,七拐八拐地蜿蜒在羊肠小道上随着路的延伸,两旁还没收割的玉米地和高粱地,还有河沟里疯长的芦苇,在蒙蒙晨雾里越发瘆人,直叫人头皮阵阵发麻

  立了秋的清晨已经有些凉意了小六家的缩了缩脖子,用一只手掌控着车把手,腾出另一只手来裹了裹衣襟路过一片坟地,羊肠小道穿梭在坟地之间高大的坟茔让人不寒而栗,庄重的墓碑矗立在坟茔前面,令人心有余悸却忍不住又撇上几眼小六家的不禁问了问在她前面的三婶:“三婶,咋还没到呢这坟地可真瘆人啊”

  三婶回头冲她一笑:“快了吧应该,我也没到过这里的不过听他们说,差不多就在这些坟地周围这可是咱们村里最远的地了,和临县大沟村搭界呢”

  小六家的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妈呀,要是分在了这个鬼地方,别说一个人不敢来干活,就是找地也找不着啊”

  就在她们说话的功夫,骑行的速度减慢了一些,再回头已经看不见前面的人了这时候出现了两个一样宽的岔路口

  “走哪边啊”小六家的问道

  “这边”三婶毫不犹豫地说,好像她曾经来过似得“没看到那边拐弯处还有一片坟地吗”三婶一句话道破玄机一说坟地,小六家的心里又打了一个冷战

  加快了速度,果然在前面拐弯处追上了他们目的地也很就到了随后,分地的人陆陆续续都到齐了

  太阳已经微微露出头来,像个稚嫩的孩童,想从厚重的云彩里瞬间跳出来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蒙蒙晨光中,促动的人影,秋色依稀可见

  分地的方式一般都采用最老套的方法:抓阄但抓阄的方式也是各种各样三组小组长李大海在编码之前先征求大家的意见:“咱抓阄之前呢先说明白点这片地呢一共有五十几口子人的地,分完了这片呢再去东北方那片,那边呢有一百来口子的吧,完了呢再去东南面那一条高地,最后再分西边的那些大家都听明白了吧你们商量商量,看看咱是抓一遍啊还是两遍”

  什么东北西边南边北边的乱七八糟有人知道地方的是听明白了,不知道地方的还是一塌糊涂反正都知道越在后面分的地越好,离家近靠近水源,地也好

  王大眼首先表明态度:“抓两遍”大家也随着说:“两遍吧,两遍谁都没有意见了,就纯粹凭个人手气了”

  最后决定:抓两遍

  李大海捧着个笔记本逐笔登记到场各家各户有无并阄的情况,再重新制定编码的数量,确保准确无误再由几个人把早已经写好的数字长条撕开来逐个团成一个个小球再由两个人把这些小球球放到一个个先挖的小坑坑里埋起来这样第一次抓阄开始了

  大家伙儿一个人占好一个坑,把里面的小纸团挖出来,然后把纸条上的编码统计给小组长大海这些编码是下一次抓阄的顺序号码下面才是真正的抓阄呢

  等大海把编号重新写好了,就挨着个的叫名字旁边有人拿着那个装着决定自己运气的透明硬质塑料袋里那些晃动的纸团,一下子把抓阄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想着有五十几口子人的地要分在这里,顿时怀里像揣了一只兔子一般忐忑不安

  三婶头前抓的号码是1,现在第一个抓阄的当然就是她了

  “好硬的头皮啊中大奖了,这块地非你莫属了”众人调侃道

  “快别说了,俺的那个心啊都快跳出来了”三婶说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手哆哆嗦嗦伸进了塑料袋里,她捏着那个小纸团,手哆嗦着一时间紧张得竟然打不开了

  “ 2号”都睁着眼看着呢,三婶一打开就有人替她报号了

  三婶从这圈人里挤出去,兴高采烈地向外围的女人叨叨起来:“哎呦俺的娘哎,吓死俺了开头抓那个1号,吓死俺了,要分在这片坟旮旯里俺还不得哭去啊亏得不算数的老天爷保佑啊哈哈……”

  “你手气可真好啊早知道就和你家并阄了,好跟着你占占光啊估摸着坟地这片能分十几个号吧”有个女人接话道

  “不好说俺寻思着吧十五六号应该就不在这里分了吧”三婶兴奋之余做起了参谋

  “哎呦呦,可千万别抓着前面那十几个号哟”那女人也暗暗祈祷起来

  陆陆续续的报号声在一阵阵唏嘘声里此起彼伏随后又传来一阵阵的大笑

  已经抓了十几个了,前面最令人关注的1——7号一个也没有抓到的,一个个都大眼瞪小眼地瞅着笔记本上那些空白的地方,心里猜着谁能在那里“安家落户”大海边记着名字边说:“嘿这12 4567还就是难出来啊”有人打趣道:“等着给你留着呢,呵呵”大海“嘿嘿”笑道:“我也只能占一个啊,你也留在这咱俩作伴吧”

  调侃的语气遮掩不了紧张的气氛抓阄依然在继续又过了一会儿功夫,16前面的数字编号只剩下:1、4、14三个数字了差不多有一半人已经抓阄完了看着塑料袋里的纸团越来越少,还没抓阄的人心情是越来越急躁

  有的人抓阄还在那些纸团里划拉划拉挑来挑去的,像抽奖似得大老实家的倒是很痛快,叫到她了过去抓起一个就打开了:“这有啥呀,不就是抓阄嘛,哪个不一样啊——啊……”话音未落,那个“啊”字还在嘴里,看着手里那个数字她的脸一下子就阴了,张大的嘴巴也闭不上了旁边一个人看着笑道:“1号中头彩了,哈哈哈,1号……”

  大老实家的哭笑了一下,随即眉头一扬:“1号就1号咋了嘛”

  “看样子今儿早上没洗手啊”

  不知道谁这一句惹得大家又是一通大笑笑的原因有多种,可能是因为大老实家的爽快,也可能因为在这群“竞争者”中终于又减少了一位

  下一个是大海抓阄“妞儿娘干嘛呢抓阄”大海喊他老婆道

  “哎——来了,来了”大海老婆从人群的外围挤进去,摸了一个纸团

  “多少”大海问道

  “十……十四号”大海老婆弱弱地回答

  “啥”大海似乎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14号”

  众人嬉笑着答道:“是啊,14号啊”

  大海挠了挠头皮:“咦——14号……”他苦笑着他心里有数,盘算着前面已经有多少户人家应该分到哪里了确实,这个号有点悬他暗暗骂道:“这个臭婆娘,手真臭啊”

  心里有事,手就有点不听使唤了,加上多多少少带点儿紧张的情绪,大海在写自己名字的时候,“海”字那三个点儿愣是不会写了,哆嗦着好歹点上了几个点

  后面终于出了那个4号,大家都用同情加庆幸的眼光看着那个抓着4号的人此时心情极其复杂了再往后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其他的号码已经不属于这片坟地周围的范围了这样抓阄的速度快了很多,很快就抓完了地随后就开始分了

  富贵家的一脸的沮丧:“分这么个破地方咋种啊,这么远,边上还这么多坟……”

  王大眼嬉皮笑脸道:“这多好啊,这里的地也是分的多啊……”

  本来心情就不好了,王大眼这么一唠叨,富贵家的就烦了:“这么好啊,这么好咱俩换换吧”

  “你可真是不知足啊,你看看你们家三口人分多大一片啊”王大眼还不识时务地继续唠叨着,这下子把富贵家的惹急眼了:“好啊,好是吧咱俩换换吧,不换你就给俺当干儿子”

  “大侄媳妇,咋这样说话呢,咋说话呢这是说话呢还是放屁呢”王大眼让富贵媳妇说得脸红脖子粗的,也有点恼了

  富贵家的也不甘示弱:“你才放屁呢,放屁自己还不觉得臭”

  众人一看这架势,这样下去要开战了,就纷纷劝道:“一人少说一句,一人少说一句”

  富贵媳妇拿眼睛使劲剜了王大眼一眼,吐了一口唾沫,方才作罢

  (二)

  分地前虽然做好了准备工作,但还是有一些小人物穿梭在其中唯恐天下不乱,见缝插针地出幺蛾子这不,事又来了

  二组小组长安排的方法是在地上挖了一个个小坑,并没有把写好的号码埋在里面,而是让个人自己去占坑,再由别人代他把写好的一个个团成球的纸条分到一个个占着小坑的人手里

  李老三按照自己的号码就已经推测出他们分的地在哪个方位,可能那些地有点孬吧,就嚷嚷着说:“这是抓阄呢还是分阄啊哪个小组不是分两次啊,咱们就分一次就算了这次不算,重新分”

  张五感觉他的号码还不错,就眉飞色舞般嘚瑟起来:“俺是不重分的,谁爱分谁分去吧”

  可能由于下着小雨的缘故吧,也没有人再提出异议来

  李老三白了张五一眼,看看没有再理会他的,又抬头望了望细雨蒙蒙的天,也就嘟囔着跟着分去了

  张五没想到自己那号码竟然分在了两块好地之间的一块不太方正的地片上,这个脸啊一下子就跟长上了秤砣似得拉了下来

  李老三这下可有发泄的地方了,看着张五分的那块地拍手叫好,讥讽道:“呵呵,这回可让某些坏人分着好地了老天爷有眼啊,该”

  把个张五气得直冲他翻白眼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看着就要动手,被几个人拉开了,才骂骂咧咧地各自散去

  (三)

  由于各个小组分的地不是很均匀,有的小组分的地片离村又近还靠近水源,有的小组分的地片远路不好走水源不方便一小组分的那一片地大多数是偏僻、贫瘠最不好种的了好多人闹着不分了,让村里重新划分一下,争取把好地和劣级地调和一下可是村里已经决定了,而且别的小组已经把他们组分的地下分给个人了想重新划分几乎就是白日做梦可是小一组的人不干啊,全村那么多不好的地分在这一个小组,这事搁谁谁也不愿意啊

  大家伙儿众志成城:“不分,谁都不许分”

  村委的态度也很坚决,不会劳民伤财地再单单为了一个小组把全村所有的地打乱重新划分了地分不到个人手里去便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小组长着急上火躺在炕上打着吊瓶直哼哼新官上任的书记也是一筹莫展

  天天有人去村委里吵着要重新分地村委为这事开会都开了好几次了,还是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来

  这夜暮色深深,一个黑影瞧瞧溜进书记的家,当他贼眉鼠眼地凑到书记耳边嘀嘀咕咕了几句之后,书记眉头一扬,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几天之后,大家伙儿还傻乎乎的在家里等着村里改变决定呢,却闻听一小组已经有人去分地了在惊呆于这个消息的同时,都匆匆忙忙地赶去要分的地片看个究竟,得来的结果是:这片分地,不抓阄,谁先去的先给谁分,先挑好地分——这片地已经分下去十几口人的了这个局面是始料未及的

  事实再一次证明:人要是实在大了就成了傻子

  没办法了,人心散了,一盘散沙了分吧

  大家伙儿心里都窝着一股气呢,一边分着地一边恨恨地发牢骚:“是哪个贱骨头带头分的啊”

  原来,在那个漆黑的夜晚,有人暗暗动员起一个家族的长者李三:“你家小子不是在咱们村卫生室吗现在卫生室的人员正在调动中,这可是看个人表现的最好时候了……”

  李三闷头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寻思半晌一撅屁股:“这俺得和他大伯家商量商量去……”

  再后来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

  有个倔脾气的老头也撕破了老脸在李三家门前叉着腰指指点点,唾沫星子四飞,拉着长腔高声叫骂着:“呸叛——徒你个叛徒咋就这么不要脸呢呸……”

  “咋骂得那么难听呢,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害羞”李三家的要出去理论去,被李三一把拉住:“得了吧你,还嫌事不够多啊让他骂去吧,只当没听见,反正地已经都分了”随着话音,随手把门关得死死地

  看热闹的站满了一条街老头的叫骂持续了大半天,仿佛只有叫骂出来才能吐出心里这口恶气

  就这样,分地风波慢慢地销声匿迹了孰是孰非,每个人心里自然也有了一杆秤只叹人心不古啊

  2014年9月24日

  共 50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分地风波》这篇小说,写的是村委会的几个小组重新为村民小组的村民分地的故事通过几个小组分地过程中的不同表演,深刻表现了一些村民的自私心理其实在农村当中,这种分地的风波和小说描写的这些人物是普遍存在的,村里的土地有肥瘦之分,孬好之别,若想让村民们在分地过程当中不产生矛盾,这是需要村委会认真研究的事情,可是一些地方却是坚持一些简单粗暴的工作方法,不去充分尊重民意,草草了事,村民们有想法、有意见就在所难免了这篇小说材料充实,人物的语言生动形象,心理刻画准确,在现实社会当中有一定的意义欢迎作者赐稿,问好作者【山水神韵:九井居士】

  1楼文友: 09:11:42 小说的写作要有一定的章法和规律可循的,人物、事件、发生、发展要通篇考虑,巧妙的设置悬念是小说成功的秘诀从这篇小说来看,作者的小说创作的技法理解还有些欠缺,望今后改进、提高祝写作愉快 走进柳湖,走进生活,沉浸在梦境之中恬淡安静,关注民生,品味社会,让灵感插上翅膀

  回复1楼文友: 1 :1 :41 感谢赐教,辛苦了

窦性心律失常头晕怎么冶疗
吃什么药治胸闷气短
慢性心衰药物治疗包括哪些
立可安跟肠炎宁哪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