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徽信息网 > 体育

神级潜行者 第八十四章 他人嫁衣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5:04

神级潜行者 第八十四章 他人嫁衣

第八十四章他人嫁衣

“不孝子孙秋婧寒,拜见老祖宗。”秋婧寒几乎是带着哭腔跪倒在地,面前的,就是她千辛万苦想要找到的自家老祖宗。

“见过沧海灵尊前辈。”众人亦是纷纷躬身一拜,毕竟是一千年前天南域声名赫赫的前辈高人,即便是肉身陨落,只剩下一道元灵寄存在枯骨内,被他那眼神一一扫过,众人亦是感到心悸。

“唉,秋家

,尚可安好?”秋元庆微微一叹,虽然脑海中千万次期盼后人前来搭救自己,可眼前的局面,更是让他深情失落,家族,竟然是派出了几个小娃娃,而且,其中有着自己血脉的,唯有眼前这个仍是大念师修为的女娃。

“在老祖宗离去百年之后尚无消息传回,天南域虎视眈眈的几大敌对势力相继出手,秋家一开始,尚有族中老祖坐镇,但也只能尽力保住家族部分资源不失,待到后来,天鼎盛会连续三届,我秋家都未有传人崛起,随着老祖一一坐化,如今,已是渐渐没落,就连祖地,亦是丢了。”

“什么?就连祖地,也是丢了吗?”秋元庆垂下骷髅头,神情显得很是落寞。

“子孙不孝,不能保住祖宗基业,还请老祖怪罪。”秋婧寒闻声,把头垂得更低了。

“老夫如今都已落魄成这般模样,还如何怪罪于你,也罢,既然你寻到此处,想来,家族亦是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你且上前来。”秋元庆沉吟片刻,伸出白骨手臂,朝着秋婧寒招了招。

“咻咻”随即,又有五道流光落到于洋等人脚下。

“此乃五把上品王侯之兵,便作为各位护送本尊后辈前来的答谢。”秋元庆的声音随之响起。

“多谢前辈。”于洋不动声色的将脚下的长戈挑起,收入储物戒指中。

秋婧寒走到枯骨近前,随即,几人的目光便是模糊了,一层水雾无形在两人身前升起,将五人拦在身后。

即便是陨落之后的沧海灵尊,举手投足间,亦是有着绝顶强者的风姿。

“这家伙,倒是可怜。”丹田内,传来了雷电云团的声音。

“嗯?”于洋正想开口询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沧海灵尊的元灵复原,闻声一愣,还未等他开口,丹田内的雷电云团内再次传来声音。

“元尊境巅峰,能够走上罕见的冰之法则修炼一道,亦是天赋异禀之辈,只是可惜,为了这一朵地火,却是葬送了一身修为。”

“元尊境巅峰?的确是可惜了。”于洋深深的看了一眼水幕之中的那道枯骨,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道。

“可是,为何这些人,为了地火,前赴后继的前来送死呢。”

“你懂什么,那可是地火啊,若是强者炼化,这一手地火,便可成为他们的至强底牌,可炼制世间罕见的兵器,可以安置于家族中,让后辈炼化一缕分火,自此后,修炼火系元气,便可一路畅通无阻,此人心智和天赋都不错,若非是陨落此地,或许,日后能够走到那一步。”

“额,莫非从上古至今,就没有人能够突破阵法,走到洞穴深处了吗?”于洋忍不住开口道。

“这,就要看洞穴深处那老小子的喜好了,若是连这些寻常的上古阵法都破不开,依照那老小子的意思,这些人也没有资格去获得他的传承。”

“还真是个古怪的人。”于洋面皮一阵抽动,不拿人命当回事,便是一道阵法便覆灭了这么多的强者。

“眼前这具枯骨,既然能走到阵法的边缘,或许,离跨越这道阵法也就只有一步之遥,可惜了。”

“咦,那老家伙竟然是在指点那个小女娃,让她深入洞穴去寻那位强者陨落之后的机缘。还真是念念不忘啊,可惜,以他后人如今的修为,岂能走到洞穴的尽头,恐怕,还会为他人做了嫁衣吧。”丹田内,传来一阵轻笑。

于洋深以为然,目光一瞥,正见到宇文雄死死的盯着那道水幕之后的枯骨身影,眼中满是冷笑。

“夺舍宇文雄的元灵,和这沧海灵尊,孰强孰弱?”

“不相上下吧,不过,都仅仅是尚存元灵而已,夺舍之后,即便是同境界的存在,亦不能察觉罢了。”丹田内的声音沉默片刻后道。

“不相上下啊。”于洋估量着,突然猛地一转身,却发现,不知何时,周峰已是摸到了自己的身后。

“去死吧。”冷笑和狰狞写满了周峰的脸,当他双手撕裂一张冰蓝色的符咒,于洋只觉得一股心悸的冰寒扑面而来,下一刻,身形被一股暖流包住,身形径直抛飞出去。

在于洋身侧,还未反应过来的肖坤和王亢二人亦是被术法波及,狂暴的风雪之力不断冲击在他们的身上,两人位于原地,便迅速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动作和表情都显得那么的僵硬。

“哈哈,都去死吧,什么沧海灵尊,不过是一具枯骨而已,只是可惜了,也不知道秋婧寒那小娘们有没有事,宇文兄……”周峰狰狞着大笑不止,回头看向宇文雄。

然而,之前宇文雄所站的位置,早已是没了他的身形,下一刻,周峰只觉得胸口传来疼痛。

低头一看,不知何时,一把利刃已是从后背穿透,从胸口处露出。

满带着他身上流淌血液的刃口,显得那么的深寒可怕。

“你……你……”意识,渐渐随着力气的消散流失,周峰尚且有着余温的尸体从刃口脱出,滑倒在地,露出身后宇文雄那冷傲的脸来。

“轰……”与此同时,一道磅礴的力量击破大厅内那堆积如山的雪堆,雪花飞溅的背后,徐徐走出沉着脸的秋婧寒。

“怎么回事?”秋婧寒阴沉着脸,到达目的地,她怎么也没有预料到竟然有人出手背后偷袭,若非自家老祖尚有庇护之力,自己只怕也会泯灭在那无尽的冰寒内吧。

“周峰心存贪念,出手偷袭,已经被我出手抹杀。”宇文雄见到佳人,展颜露出几分真诚的笑容来。

“他们两人心神受创,估计得休息一段时日才会醒来,对了,于洋去哪儿?”秋婧寒让开身后,露出倒地昏迷的肖坤和王亢的身影,目光打量一番四周,突然皱眉道。

“他被冰雪首当其冲,只怕是被余波冲进洞穴深处了吧。”宇文雄下意识的看向秋元庆道。

“暴风雪,玄阶下品符咒的威力,可是好些年不曾感受了,也罢,事不宜迟,婧寒,你就和这位小兄弟一同深入洞穴内,去寻找队友吧。”秋元庆此刻眼眶中的元灵之火亦是有些虚弱,伸手一指身后的洞穴,那原本冰雪塞满的洞穴被一指之力荡尽所有风雪,露出宽敞的道路来。

“那老祖您……”秋婧寒眼中露出几分迟疑。

“老骨头了,也不想挪动脚了,就在此处歇歇吧。”言罢,秋元庆深深的看了一眼宇文雄。

“狡猾的老家伙。”后者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恶骂不已,他如何不知,秋元庆这等手段,便是为了守在洞外,若是自家的后辈没有出来,便是遭受了暗害,有他堵着洞穴口,夺舍之后,战力大损的自己如何能够冲杀出来。

两人各自带着心思步入洞穴深处,朝着洞穴尽头前行,秋元庆方才收回自己强大的灵念,垂头面对幽深的洞穴盘坐,时刻戒备着。

而在洞穴深处,并未超出他们预料,于洋重重的撞击在山壁上,身形猛地一弹,便是从雪地里站起身来。

“嘿嘿,三次淬炼过后的肉身,想要用这等低弱的术法拦路,可是不易。”于洋嘴角微微一撇,脚步连点,很快,便是超前行进了一段。

“快,我已经感受到了地火的气息,抢在身后那女娃和那被夺舍的家伙前面,一定要抢先炼化那朵地火。”丹田内,雷电云团不断催促着于洋。

“那个,炼化地火,当真就不需要做好其他的准备,地火入体,以我现在这具肉身,能够不被融化?”于洋仍是不放心的问道。

“你个混小子,在呑天蟒那内世界里获得了这么多的好宝贝,如果连区区一朵地火都降服不了,岂不是太弱。”雷电云团内,那声音没好气的骂道。

“嘿嘿,我这不是担忧嘛,既然有您老担待着,我就放心了。”

“还是悠着点儿,我担心夺舍宇文雄的那老家伙有些后手。”

“不都陨落这么多年了吗?再说,在洞穴深处不是还有个厉害的老家伙看着,能出什么意外?”于洋忍不住撇撇嘴,这家伙,之前把别人贬低得一无是处,到了关键时刻,却是左顾右顾。

“希望,那老小子能够给你一个公平的对决环境,若是没有看错,宇文雄体内那老家伙已是和他完全融合,想来,至少有巅峰元师的战力。”

“嘶……巅峰元师啊。”于洋闻言,面色有些难看,若是同辈的修士,即便是巅峰元师他也敢一战,可人家可是活了许多年的老怪物夺舍,哪里有那么好对付。

河源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河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中卫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河源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河北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