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徽信息网 > 星座

罗浮 第二十四章 绝世剑元、身形俱灭!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0:33

罗浮 第二十四章 绝世剑元、身形俱灭!

?“我也肯定不是他的敌手。”面笼轻纱的紫色宫装女子,看到罗神将羞愤交加,自掘坟墓,将自己葬于海底万丈深渊,心中顿时泛起这样的念头。

“师傅。”站在她身边的小女孩子惊恐的看着神魔交战般的景象,忍不住问:“为什么这个原天衣,要穷凶极恶的打到我们昆仑来?”

“穷凶极恶?”看着虚空之中的原天衣,没有回答小女孩问题的紫色宫装女子微微的苦笑。不管是不是原天衣展现出来的实力惊世骇俗,远在她之上,此刻她的本性之中,都没有丝毫与原天衣为敌的念头。

站立在昆仑之巅的原天衣可以说是风华绝代,的确是数百年来修道界令人惊艳的存在。但紫色宫装女子的心中很是清楚,而且她相信原天衣的心中也很清楚,以他一人之力,终究无法与整个昆仑抗衡。

但是他现在却还是在这里。

以后,还见得到能和他一样,让他都需要仰视的人么?

紫色宫装女子默然抬手,一道紫色的云气将小女孩卷入到不远处一栋通体由云霞笼罩的宫殿之中,就在小女孩的身影消失在那栋法阵结印护着的宫殿之中之时,一声金铁相交般的声音已然在她的耳边响起,“珞仙师妹,九跋师兄他们正在闭关,你若不出手,唯恐难以力敌,我先行一步了。”

“原天衣,接我一剑!”金铁相交般铿锵有力的声音在紫色宫装女子响起之时,只见一道白色剑华,已然刺向了原天衣。

一道不可一世,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般的无匹剑华!

这道剑华才刚刚出现,剑华周围和到原天衣之间的空间都似乎直接被剑气撕裂,闪现出一条条结晶状扭曲的裂纹!

便是以原天衣连空间和时间都似乎可以一步跨过的度,竟然都似乎无法躲避这道绝世的白色剑华,只能硬挡。他的转世月华法轮,是和施法者连为一体的绝世法宝,施法者的修为越高,转世月华法轮的防御就越强,在原天衣的施为之下,罗神将身外化身释放出的毁天灭地一般的法术都拿原天衣无可奈何,但是这道剑华一击之下,转世月华法轮的淡淡光幕,竟然是被刺出了一个孔洞!纵横的剑气穿过,原天衣的一缕丝飘然而落!

一剑之威,竟至于此!

而这道绝世的剑华,竟然是从一名三十左右,身穿青白儒服的文士的身上出。这人的相貌极其普通,身材也并不高大,但是他的周身,却都荡漾着一股当世无匹的气势!

他的整个人,便是这一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般的绝世剑华!

“问天师叔!”

“问天师伯!”

“…。”

这道绝世的剑华一出现,整个昆仑之内,就有无数人惊喜的叫了出来。

在罗神将一战之下,不敌原天衣而自掘坟墓之时,还能够不惧原天衣的绝世锋芒的这人,便是昆仑十大金仙之一的绝剑问天!

十年之前,问天便已闭关修炼,谁也未曾料到,他会在此刻出现,如同绝世神兵出世,露出耀眼锋芒!

“噗!”

没有任何征兆,就在问天用绝世剑华,一剑刺穿原天衣的转世月华法轮,斩下原天衣的一缕丝之时,原天衣身后的虚空之中凭空出现一个黑洞,一名身穿白色羽衣,脸色阴冷的男子手持一柄长约两丈,一头尖锥,一头却是九个金环的奇形法宝,击中原天衣后背。

这一击之下,原天衣的转世月华法轮的光幕竟然也是抵挡不住,被这道通体金色咒文流转的法宝直接击中背心,金屑四溅,口鼻之中一齐喷出金色的气息。

“阿难屠”,突见此变,问天也忍不住惊噫了一声,“你也出关了?”

昆仑环岛之上的紫衣宫装女子本来已准备出手,但看到这突然出现在原天衣身后的人,也是不由得怔了怔。

“噗!”

没有丝毫停留,脸色阴冷的白色羽衣男子的第二击已经随即打在原天衣的背心,将原天衣打得直飞出去。“此时若不出关,又怎么和大名鼎鼎,傲视天下的罗浮宗宗主交手?”

白色羽衣男子的言语字面,似乎是对原天衣很是推崇,但是他的语气语调

,却显然是截然相反。

这白色羽衣男子,便是同样和罗神将、问天一般,同样位列昆仑十大金仙之列的阿难屠!

“去!”问天虽然惊讶阿难屠此时出现,但出的绝世剑华却丝毫未停,一闪之间,就又已到了被阿难屠打得直飞出去的原天衣面前。虽然陡然多了一个强助,但是问天深知和原天衣这样的对手交手,是绝对不可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刺啦”,从问天身前到原天衣之间的整个空间,瞬间又绽开无数条结晶状扭曲的裂纹,在这绝世剑华一击之下,远远望去,这虚无的虚空,看上去却反而好像是成了一块透明碎裂的水晶一般!

光是这道剑华破空引的罡风,便已比一般的法宝飞剑,威势要大出数倍!

“洛北,这便是本命剑元。法宝飞剑诀法,修到了这个境界,便是有此等的威力。”但是谁也不知,此时浮现在独战昆仑两大金仙,连受重击的原天衣脑海中的,却是这样的念头。一朵金色的莲台,就在原天衣的身前妖异的绽放。

“啵”的一声,就如时间静止一般,问天出的绝世剑华,凝滞在金色莲台之前,无法寸进,只是荡漾出一圈圈无形的涟漪。

那啵的一声似乎很是轻微,但距离两人周围数百丈范围之内的树木山石,竟然是全部被震成粉末!

“问天,你的本命剑元虽然精绝,但不是我的对手,看你光明正大与我为敌,我且不杀你。凰无神,你还不出来,难道是想做缩头乌龟不成?”

“神形俱灭,便在眼前,居然还敢放此狂言!”阿难屠听原天衣言语,在此时似乎还不把他和问天放在眼里,呼战凰无神,不由得三尸暴跳,将手一抖,手中法宝上的九个金环尽数飞起,化成九个大小变化的金色巨环,向原天衣套去,“难道你还能杀我不成?”

阿难屠手中这件法宝,名为金乌天拘杵,最为厉害之处,便是杵上九个金环为上古金蚕丝炼制,可大可小,上覆法阵,一经套住,任凭修为高绝,也是无法逃脱,肉身要被活活勒杀。阿难屠在昆仑十大金仙之中,是心机最为阴沉谨慎的一个,原天衣修的空生灭海琉璃诀是肉身成圣的功法,无法逸出元婴和身外化身,所以他这法宝,正好是原天衣此类功法的克星,若非如此,即便是有问天和原天衣交手在先,阿难屠恐怕也未必敢施展他的虚空阴阳诀,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原天衣的身后,进行偷袭。

此时阿难屠虽然被原天衣的言语激得盛怒,但出手时机却是抓得极其准确,此时正好是原天衣施展术法,抵挡问天的惊世剑元之时,他金乌天拘杵上的九个金环一飞出去,顿时一个不拉的将原天衣套住。

“哈哈!原天衣,今日就让你毙于我手…。”

一见原天衣被自己金环套住,阿难屠顿时忍不住出震天狂笑,“哈哈….啊….!”但是他的狂笑声方才响起,就已变成震天惨呼。

原来就在他出震天狂笑之时,无数的金色莲花充斥于他的视线,就仿佛天地间开满了金色的莲花一般,刹那之间,这些金色莲花便已化为金色的火焰,远远望去,就只看见一团方圆百丈的金色火苗似的巨茧,紧紧将阿难屠包住便炼!

震天的惨呼之间,一条九寸大小的金色小人,从金色巨茧中冲出,口中亦同时出凄厉惨叫。

原来阿难屠用金环将原天衣套住,自以为稳操胜券,却未料到原天衣不顾自身,放出空生灭海灭世金莲。这空生灭海灭世金莲是比六道浮屠业火红莲还要威力强大的术法,连阿难屠手中的法宝都抵挡不住被直接炼化,阿难屠的肉身如何抵挡得住,所以瞬息之间,阿难屠的肉身便直接被炼为飞灰。

阿难屠修炼的是内丹道法,已然修出了元婴,元婴轻灵,却是瞬间逃脱。那被灭世金莲火灼得凄厉惨呼远遁而去的九寸小人,便是阿难屠的元婴。

阿难屠肉身被原天衣炼成飞灰,虽然元婴也能驱动剩余那九个金环,但是却已经根本不敢和原天衣交手,直接化为金光而跑。比之修道者的肉身,元婴最大的不同便是度,阿难屠修炼的又是虚空阴阳诀,瞬间便可跨越虚空,此刻元婴逃逸,以原天衣的度,是绝对追不上的。

但是看到阿难屠肉身直接就被原天衣炼化,昆仑门人的惊呼声才刚起,“啊”的一声更为凄厉的惨呼,阿难屠的元婴便已被击成齑粉!

“分光镜!”

问天元神巨震,一时脑海中既然是一片空白。

“人敬我一寸,我还之一尺,人欺我一尺,我欺之一丈,这是我罗浮的规则。”冰冷的声音中,九个金环从原天衣的身上簌簌而落,落入深海之中。

“罗浮….原天衣…。”昆仑环岛上的紫衣女子,在心中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在见到阿难屠出手之时,她便以为原天衣已然难逃此劫,但她未料到的是,瞬息之间,看到的结果却是阿难屠神形俱灭!

阿难屠以金环套住原天衣,原天衣用出两败俱伤似的打法,但他能在金环下支撑片刻,阿难屠的肉身却无法在他的法术下支撑。阿难屠的元神逃逸度,他是无法企及,可是,问天连空间都似乎可以撕裂的本命剑元的度,却不在阿难屠之下。

原天衣竟然是用自己的转世月华法轮,配合分光镜这样的法术,迫得问天的本命剑元改变方向,正好将阿难屠的元婴击杀!

对于法术的掌控和运用,原天衣实是到了一个她都无法想象的境界。

但就是如此,她就算不愿与他为敌,这一战却也是无法避免。

或许,这便是天意。

在心中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之后,月宫仙子一般的紫衣宫装女子皓腕上的两个金色小镯,脱手飞出。

保山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鸡西白癜风
石嘴山白癜病医院
保山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鸡西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